Monday, January 08, 2007

新的一年又到來了。
當大家都在熱烈歡慶2007年的到來時﹐
我卻在準備考試的日子中渡過。
有人問我新年有什麼新的願望。
我想了想。。。。
1) 今年3﹐4月陪爸媽到熱浪島去。
2) 我的pratical training能順利完成。
3) 好好的享受我在大學的日子。
4) 努力的經營和他的感情。
5) 讓自己越來越美麗。
大概就是這樣了吧。

2006年過去了。
留下的﹐是傷痛和惋惜。
願隨從新一年的降臨﹐
所以事情都能順順利利。
祝福我所有的朋友和家人﹕
安康﹐快樂。

Tuesday, November 07, 2006

過了一個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假期。
和家人去了台灣旅游。
不是說很好玩﹐可能是跟團去的關係﹐
有點匆忙﹐沒時間讓我買東西。。。

昨天睡午覺時﹐做了一個夢(不曉得是夢還是我幻想出來的。。)
夢見了弟弟。
他對我說﹕姐姐﹐保重。。。
我哭著醒來﹐但願他過得好。

又是全新的一個學期。
加油吧。
快畢業了。。。

Thursday, September 07, 2006

心情莫名其妙的Blue~
想找個人聊聊﹐出去走走﹐都找不到。
我知道我的老毛病又犯了。
都說雙子座是雙重性格了咯。

好想出去走走。

Wednesday, August 23, 2006

曾幾何時﹐我已經厭倦了與人溝通。
厭倦了一次又一次的重複自己的想法﹐
厭倦了一次又一次的讓人覺得自己很可憐。
一切﹐就讓它順其自然的延伸下去吧。

以前﹐我總愛把內心的愉快與不愉快﹐
通通分享給我身邊的人。
以為﹐別人也會被我的喜悅感染﹐變得開心﹔
以為﹐別人能為我分擔一些些的煩惱與心結。
但﹐漸漸的。。。。
開始覺得一切都只是我想得太天真了。

就算我說了出來﹐也沒有人能幫我想到辦法﹐
幫我解決﹐幫我把煩惱一掃而空。
反而﹐看清楚了誰會是一直陪著你的人。。
誰又會是只懂說些諷刺的話﹐敷衍你的人。

每個人都說自己有煩惱﹐
但如果你問我﹕
我還真的想不出任何一件來。
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有心事﹐
但如果你再問我﹕
老實說﹐我還是沒有。

與其說我真好﹐都沒有不開心的事﹐
倒不如說我腦子裡一片空白。
如今﹐沒有任何事難倒得了我。
也許﹐人在經歷了某些挫折之後﹐
已經悄悄在心中產生了一種抗體﹐
練就所謂的“金剛不敗之身”吧~
哈。

Tuesday, July 25, 2006

人不可能一輩子活在痛苦當中。
有時會懷疑﹕我是不是冷血動物。
可是我想﹐他也不希望看到我們一直那麼消沉吧。

想念一直都在。
看了之前寫的東西﹐還是會難過。
有時上課上到一半﹐也會突然想起他。
畢竟﹐我是那麼愛他的。

還在等我的成績﹐希望能pass。
到現在還沒敢告訴爸媽﹐
我知道他們不會罵我﹐
只是我不曉得怎麼開口﹐怕他們操心。

上幾個禮拜做了一個夢。
夢到那間冷冰冰的醫院。
爸爸走進裡頭看他﹐
而我則呆呆的站在醫院外頭。。。

以後我的孩子們應該叫他舅舅吧。
我會告訴他們﹕你們的舅舅是我們家最堅強的人。

我也要和他一樣堅強。。

去讀書了。
希望一切順利。

Saturday, June 17, 2006

我又回到了這裡。
放心不下他們。
希望很快可以再回去陪他們。

我﹐
渡過了有生以來﹐
最難忘的一個假期。

我﹐
失去了他。
縱然我祈禱了千次萬次﹐
他還是走了。

留下的﹐
是她時時刻刻的嘆氣﹐埋怨和淚水﹔
是他常常的不語和心裡的難過﹔
是我平靜﹐每夜思念他流下的淚。

我永遠也忘不了﹐
我的21歲。
氣他為什麼連祝福都沒說一聲就。。
氣他為什麼不等我。。
氣他為什麼不來安慰姐姐﹐叫我不要哭。。

我真的好想你。。。。好想好想你。。。

弟﹐下輩子我還是做你的凶姐姐好嗎?

Friday, May 19, 2006

昨天和朋友通了將近一小時的電話。
聊了很多﹐學了很多﹐也看開了很多。
世上真的有因果報應。
上一世可能做了很多不好的事﹐
所以在這輩子要償還這些罪孽。
我問﹕那一個人的罪孽可不可以由另一個人幫忙消?
回答是肯定的。
他說﹕念佛經真的可以幫助一個人。
心裡上的安慰﹐又或者上天真的聽得到。

這幾天﹐一直失眠。
腦袋裡要想的東西真不少。
昨晚﹐臨睡時﹐我念了一些佛經。
最簡單的那一種。
“我願意做很多很多的好事﹐請老天爺快點讓他好起來”
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昨夜睡的很好。
也許是心裡面想通了一些事情。
又或許是觀音菩薩聽到我的禱告﹐讓我好好睡一覺。
明天會發生什麼事﹐誰都不能預料。
我能做的﹐就是好好做完我應該做的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他離開後﹐
我就已經對自己說﹕我不會成為家裡的負擔﹐不能讓爸媽擔心。
我一直都在很努力的兌現我的承諾。


那摩阿彌陀佛。保祐他。


今天終於考完3科了。
我沒有放棄我的考試。


再過幾天就是我的生日了。
我的21歲生日。
證明我長大了﹐可以照顧好自己。
也許﹐就象朋友說的﹐
其實他已經好起來了﹐要在我生日時給我驚喜。
我希望會是這樣。

問我要什麼禮物?
我想要阿拉丁神燈。



我想要一個草莓蛋糕。
上面滿滿的草莓﹐看不見蛋糕那種。

我想要回家慶祝。
(爭氣點﹐眼淚不能掉。)

我想要時光倒回的機器。

我想要他親口對我說﹕姐﹐生日快樂。
(眼淚還是不爭氣的掉下。)
(我要堅強。。。。)
我送他的生日禮物他還沒拆。。

我真的很想要﹕他好起來。